您的位置:

首页> 学生校园> 学校强姦身穿红十字会制服学生妺

学校强姦身穿红十字会制服学生妺
伟平是一名中七学生,成绩名列前茅,但反叛爱挑战权威。老师强迫他加入辅导组,辅人辅己,希望令他知道社会不是一味反反反,管方是有其难

辅导组其中一个工作,就是帮助学业有困难的学生,伟平成绩好,所以安排给他辅导的人数也最多,经常忙得他团团转。

一位令他相当头痛的一个学生,紫薇,中五学生,和他一样燥底,经常问问题挑战一番,弄得他哭笑不得。

由中四开始至中五相处一段时间,其实紫薇十分聪明,只是不爱温习热爱参加课外活动,喜欢游玩嬉戏的她是五个学会的干事。

她成绩还算可以,就是紫薇心散不专心的性格,每次在转导功课时不会和其他同学在一起,是两人独立在学校某一班房进行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紫薇其中一个参加的课外活动是香港红十字会青年团,她是队长,明天总部有活动,放学后和学校操场加紧操练步操。

不过会考临近,她也开始为将来前途紧张,请求伟平等她操练完毕后再和她温习功课,伟平见学妹变得主动积极肯来问教,不好意思推掉,在操场一边看她操练一边等她。

操练完毕已到五时,伟平早于半小时前找校工打过招呼,说可代为关门,平时他和校工很熟络,校工信任的将门匙给他们已离去。

两人如住常一样来到班房,班房开着冷气及刚才操练太厉害,功课辅导不久紫薇眼皮重重,终忍不住扒开书桌上呼呼入睡。

伟平正当六神无主之际,回想刚才操练她挺胸步操,檯腿敬礼,夏天初临背后还汗湿了一片的紫薇,看着眼前一身红十字会青年团制服下逗人的曲线,立刻色心大动,环顾四周,便往窗前取下百叶帘的绳子,将教室的唯一的门锁上。

轻轻轻紫薇抱起放上先生桌,细看紫薇也算是一个美人儿,长得很斯文秀气,戴着一副眼镜。

学校生活未知还可不可以继续,那上身不合身的制服没有更换,差点儿便把胸前的钮扣迫掉;那条深蓝色半截裙也是短了一些,掩映着学生白袜黑鞋雪白皎洁的大腿。

一阵阵混和汗味的少女体香从她身上飘来,伟平立刻在紫薇朱唇吻了一下,一吻之下香气四溢,他再忍不住,脱下裤子露出屈胀已久的肉棒,翻开她的裙襬,并伸手紫薇的裙内拉下她的粉红色小内裤挂在大腿上,再企和紫薇双腿中间,随着双腿打开半截裙退到腰间,她的眼睛仍是紧闭着,并没有丝毫醒来的迹象。

伟平龟头碰触她的阴道口,再轻轻调整位置为往前挺进作準备时,紫薇发现自己的双腿间有异物顶着她下身,她瞬间花容失色。

「放开我!快点离开我!」她害怕地身体要向后。

伟平不等她再有任何的意见,拉着紫薇的腰并整个人便朝她整个身子压下去。

火热钢棒的进入「呜呜呜呜~~~~」使得紫薇发出痛苦的哼声,豆大的汗珠从她的额头滚落,「不要……你不要动!」说罢伟平整支肉棒也全部没入她的阴道内。

眼前一片昏黑,「快停!我好痛……我好痛啊!」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使她不禁她惨叫出来。

伟平抽出肉棒,并无血丝,十分失望。

「痛什幺痛!想不到你外表清纯却那幺淫乱,第一次给了谁?讲呀!」手指伸入紫薇的阴道挖了一挖。

「痛啊!前两日……有贼入屋打劫……并将我……」浏海被汗水沾在额头上,紫薇哭道。

「干了你多久?」伟平一边问,一边解开紫薇上身灰蓝色制服的领带以及第一粒钮扣。

「鸣……之后就一下子射在大腿外……」步操后疲倦的紫薇无力拉着上身制服,微弱地挣扎,肩头开始颤抖。

「我教你啦,他是早洩。」红十字会制服终于被拉到背后,悬挂在小臂上,露出胸口一片雪白的肌肤,浅绿色的少女胸围包不住一对坚挺的乳房。

「嗯,她还不算太汙秽。」书卷气的脸孔,制服下却有着娇美的身材,认为她残花败柳的感觉一归而空,在雪白的脖子上亲吻,内捧再次昂首。

伟平再次把内棒挺进经验不多的阴道,紫薇痛的飙泪,「喔,不……别这样,不要………啊!」双腿不时想要合起,小腿上白袜制服黑鞋也扭脱了一只,跌在地上。

伟平干不到处女,始于愤愤不平,怒气全发洩到紫薇身上,红十字会深蓝色制服裙下的双腿被大幅度撑开,鲜嫩的阴道被肉棒像打桩机一样快速的深入,紫薇腰身都极其有力的向前弓起。

紫薇文雅的脸孔扭曲,眼冒金星,咬紧了牙根,摇摆戴着贝雷制服帽的头,胸部剧烈起伏,「救命!不要……太大啦……好痛啊!」双手放在他的腰部抵住,以减少他的冲击力。

反转紫薇作后入式的抽送「好正,爽啊!好紧的小穴!」伟平的手伸向她腋下把玩灰蓝色制服内柔软富有弹性的乳房,粉红的小葡萄在手指的拨弄下突起,制服上身的铁章发出轻声铮响,上下摇摆制服裙下的腿微微颤抖。

紫薇用右手支在桌子上,儘量将身体往上提,整个上半身连胸围制服都悬了起来,「不要再推……不要再干了……我痛死了……好痛!好痛!」左手伸后拍打,因为那样感觉疼痛能减轻一些。

伟平抱起她在女上男下,拚命向上挺起屁股,白白的胸部在半褪去的制服中上下乱颤,于是埋首紫薇娇美的胸脯吸吮粉红的小葡萄,边嗅浅绿色的少女胸围所吸收的乳香,右手就由白袜制服黑鞋的小腿和大腿内则上下抚摸。

紫薇双腿很想企起摆脱深蓝色制服裙下痛苦的根源,「哎呀……唔!……不要……我会死……呜……!」但刚才步操操练太倦令她无力抗拒,只好以半蹲的姿势以减轻苦楚,她更害怕强姦下身体除痛之外有别的感觉,阴道也不争气开始流出分淫水。

伟平也可以察觉到紫薇的身心变化,再他她平放在桌上,玩起忽浅忽深的抽插。

紫薇的异样感觉越来越明显,觉得自己好不知羞耻,一阵阵痛楚消退下,全身麻软,呼吸开始急喘起来,咬紧红唇强忍,那酸痒感觉却叫她越来越难受。

看见眼前载着眼镜具书卷气质的女孩受不了动情起来,「紫薇,你的样子很淫啊!是不是想我动快一点?」

「……嗯……不……嗳……唔……」紫薇微哀着迷糊听见所言,使得她的泪水再次的溃堤,籍此发洩内心的悲屈。内心不愿如此,但强忍难耐去挺腰扭动下身。

长髮散落,如软玉躺在桌上被伟平蹂躏,见紫薇已失陷,更是卖力。制服下她身上敏感处,乳房,指头,不断轻挑操弄。来回磨擦着紫薇敏感的阴壁,不仅给自己带来舒畅感,也同时带给紫薇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。

紫薇毫无意识娇吟双腿不自控把伟平的腰紧夹起来,「呀……唔……唔好…呀……嗯……酸……啊……呀……」下身嫩肉不断痉挛收缩,身子躬身不断,动作配合起来,揽着他后背承受男子强行给她刺激,语不成声。

「如你所愿,快完事了……等会儿我就要内射!」伟平她的耳边轻轻道着。

越来越猛的撞击着她的子宫,紫薇大力摇头,「放过我……做做好心吧…啊……不要射在里面……」如泣如诉,乌亮黑髮随着飞舞。

紫薇紧张呼吸急促,使阴肉强烈收缩吸着伟平的肉捧,堕入强姦中情慾深渊的身体再次竭力扭动,红十字会深蓝色制服下汗珠从雪白的脖子流到乳沟上高挺的小乳头,紫薇秀美的抽泣声更加激发了他的慾望。

紫薇难受不止,「不要…嗯嗯…求你饶了我…不可以……嗯…呜…」她感觉自己几乎就要崩溃,更强烈的淫叫出来。

伟平把紫薇双腿放在他身后,「紫薇……是否要来啦……」手穿过她制服胁下,抓住她双肩膊不断用力急推,紫薇整个身体以相同的频率随着抽插而上下拱动。

「唔…呀……唔…好…讲…啦唔…呀…唔……」这已是紫薇高潮边沿所忍受极限下所能说的话。

紫薇癡迷的神情,再加上她嘴里还不时发出那不受她所控制的呻吟,伟平拉着她肩膀,大力腰一挺插入她阴道内底的最深处。

紫薇感受到温热的精液全入在她子宫,只能发出阵阵的哀嚎,以及满脸的泪水。[嗳]一声娇吟强烈电流流向全身,全身抽搐扭动,高潮暴至下,身子一阵虚脱乏力,脑一片空白,失去了意识..........

在这次的姦淫后,两人的转导课都在家中,伟平强姦穿着制服,斯文纯品的紫薇成为课后活动,直到大家的学校生涯完结为止。